今晚开奖现场直播

急求关于春天的优美散文或者诗歌林清玄、席慕容、毕淑敏、泰戈尔

时间:2019-11-12 19:03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迷离的雾气正悄悄散尽,湖面映着初升的朝阳,澄蓝的湖水静静荡漾,与孩子坐在湖畔,手执鱼竿,垂钓于碧波。 小花星星点点地开着,农家绒黄的小鸡雏儿在篱笆里钻进钻出,老花猫...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迷离的雾气正悄悄散尽,湖面映着初升的朝阳,澄蓝的湖水静静荡漾,与孩子坐在湖畔,手执鱼竿,垂钓于碧波。

  小花星星点点地开着,农家绒黄的小鸡雏儿在篱笆里钻进钻出,老花猫则蹲在湖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湖面,远远看着湖中的游鱼,一切安宁而怡然。

  袅袅炊烟向天空飘散,这是一座独居的农宅,四面皆是田野,只有这座青砖灰瓦的小院静静独卧,周围被深深浅浅的绿色所浸染,如唐诗中的田园风光。

  春雨一腔液化的情感,终于耐不住绿色的诱惑,毅然跃下云头。 为了钓一个春天。春风把你捻成长长长长长长长的线,尔后抛向人间。于是空白的大地便有了一行行脍炙人口的诗句,一曲曲扣人心弦的强音。抓一把春雨,鸟语花香便从指缝中溢出;呷一口琼浆,心瓣便落满 蜜蜂。呵,春雨!自然界的美容师,大地因你而丰满,人间因你而鲜活晨舞挤开了门,将清香湿我一身。是天边的彩云?是柳梢初绽的嫩晴?晚了,我成了追春的人。

  匆匆的早晨,匆匆的车流,匆匆的行人。都市一夜的风尘,郁闷,此刻被晨雾洗的干干净净。 雾飘缈地行。越来越浓,迷了路,润了花,酥了心,舔绿了万户千村。 春雾是一个谜,朝阳揭开了迷底。 扑向

  萧索单调的冬季里,总是在盼望春天。盼望她的草长莺飞,丝绦拂堤,盼望她的千树琼花,碧波涟漪,盼望她的兰馨蕙草,润物如酥;盼望她的春色满园,落红如雨。

  春,稍纵即逝,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”所以“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花落空折枝。”

  春,魂牵梦绕,“春归何处?寂寞无行路。若有人知春去处,唤取归来同住。”

  每棵草都有一颗开花的心,不论这棵草野到怎样逃出人的视线,不论这棵草有多卑微。

  小时候,常在荒沟野坡上跑,在草地上打滚。一地茅草。有时恶作剧,拿火烧它,一坡的烟火。春天,就在一地黑乎乎的烟灰间,茅草探出了葱管样的叶片。小心地把它拔出来,剥开,中间那根淡绿色的软针,就是茅针了。乡下的孩子,相信都吃过茅针,从沟坡上走过的孩子,哪一个手里不是一大把的茅针?嚼腻了,随手就扔了。

  谁能知道,扔的原来是一朵花蕾,一朵藏在叶子中间待放的花,茅针,其实就是茅草的花穗。躲过孩子们手指的茅针,稍后纷纷穿透叶片,开出一支细长长的猫尾巴一样的花来,是芦花的迷你版,没有瓣瓣朵朵的形态,没有缤纷的颜色,花期却很长,一直开到一花穗的絮都飞尽。一坡的青茅,举着白花花的一穗花,让人在春天里望到了秋的影子。

  再恶劣的环境也不能阻挡一棵草开花。小时候,老家多茅屋,人家的屋顶上,稍稍塌陷能承接一点雨水的地方,必有一丛草,得些微的湿润和尘土,它萌发了。它的生命源于早春,到暮春,太阳稍一发力,它缺水缺土、没根没系的生存窘境立即显现。在所有绿色向人们的视野大举进攻、攻陷大地每一个角落的时候,它耗尽汁液,悄然枯萎。就在它谢幕前,它也不忘开一次花,那黄色的小小的花朵,迅速地开放,迅速地凋谢,迅速地结籽。匆匆又匆匆。它把梦留给了下一个春天。

  而你以为根本不会开花的一棵草,它不过是没有开在你的眼前。从未看过蒲子开花。这个夏天,带一个朋友去我的老家消暑。晚上,就泡在屋后的水塘里,一人抱一个柳树根,数星星、说闲话,不觉夜半。朋友忽然惊异地说:“看,花。”真的,一转头,水塘边密密匝匝的蒲子丝里,数朵白花闪烁。月光正好,一朵朵蒲花如灯如纱。

  草,还有比它更“草根”的阶层吗?而每一棵草都有一个缤纷的梦和期待。举一朵小小的花,那是一棵草不自弃的宣言,那是草为自己的生命燃放的一支烟花,是草躲在乡下的一次化妆。

  目标驱使我们朝着所选定的方向前进。但并不是每一个目标都能完全实现;不是每一项工作都能顺利地完成;不是每一段人际关系都能长久;不是每一个愿望都能实现;不是每一份感情都能维系;不是每一分努力都能得到汇报;不是每一个梦想都能成真。

  如果你的目标没有实现,也许你可以对自己说:“是的,我的目标没有实现,但瞧瞧我在这过程中的收获!瞧瞧那些因为我勇于尝试而走进我生命中的美好事物!”

  正是在我们所做的事情中我们感受到了生活的真实。而那过程中的乐趣才是最最重要的。

  山区天气真是变幻莫测。早上出发时,还是阳光明媚,到了半山腰,便阴云密布,下起雨来。不大一会儿,我们便都淋湿了。有人提议往回走。做向导的朋友抬头看看天,笑到:“反正已经湿了,不如继续向上走吧。到了高处,说不定就没有雨了。”

  走着走着,雨在不知不觉中停了,太阳重新在林荫中露出笑脸。等到了峰顶,往四周一看,是一副奇异的景色:峰顶艳阳高照,远远近近的山却全都裹在一层青蓝色的云雾里,看不清影踪。只有几个小岛一样的山头时隐时现,提醒人们那里原本是一座座高峰。周围的景色不断呈现出超乎想象的美丽。我们低下头看去,脚下是一团团铅灰色的云慢慢地飘过,湿漉漉的,似乎伸手就能捞起一把水来。他得意地说:“看,这说明下面还在下雨,而我们,已经到了积雨云的上面了。我没说错吧,高处是没有雨的。”

  随口而出的一句话,却让我的心灵震撼了。是的,太阳是永恒的,只是偶尔被云层挡住了而已。你所以会被淋湿,是因为你在云的下面,而当你奋力攀爬,超越云层时,阳光会撒满你的全身,温暖你的心灵。

  人生难免会有失意,难免会有阴云密布,大雨倾盆的时刻,但你总要记住,高处无雨,太阳就在云层上方等你。无论你是怎样的痛苦,怎样的疲惫,怎样的沮丧,怎样的无助,怎样的不见光明看不到希望,都要咬紧牙关,打起精神,努力向上攀登。高处无雨,却有美丽的风景。

  如果所有夜行的动物都像萤火虫一样发光,黑夜就会消失,如果所有的人都奉献一点光亮,就不会有黑暗。

  有的人像萤火虫一样发出自身微弱的光。有的人像月亮,光芒强大持久但很遥远。

  不要因为萤火虫是一只很小的昆虫就忽视它的光亮,不要一个人既没有头衔也没有金钱就不重视它的思想。

  智者坦然地走自己的路,留下脚印任人评说;愚者频频回顾,听着众人对自己的脚印的评说,终于不知道该如何迈步了。

  有些人的人生之所以显得辉煌,是因为他们敢在别人没到过的地方留下自己的脚印;有些人的人生之所以显得灰暗,是因为他们始终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。

  脚印的美不在于它们能否拼成精美的图案,而在于它们把人生渡向了什么样的彼岸。

  脚印可以涂改,可以修饰美化,甚至可以彻底抹掉,但脚印连成的人生履历却一成不变。

  满足于沿着老路走去的脚步,也许会很平安,也许会很悠闲,但绝对不能成为新路的起点。

  所有的路都是由脚印衍化而成的,而脚印一旦固化成路,又极有可能误导后者的脚步。

  走错了路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走错了却不承认,还把自己的脚印诠释为人生经典。

  上帝有一天心血来潮,来到他所创造的土地上散步,看到农田里的麦子结实累累,感到非常开心。上帝本来以为他并不会被认出来,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上帝了。想不到的是,一个在麦田里的农夫轻易地就认出他来。农夫趋前向上帝请安,说:“仁慈的上帝呀!终于来了。这五十年来,我没有一天停止祈祷,企盼着你的降临,终于来了。”

  “我总是在祈求风调雨顺,祈祷今年不要有大风雨,不要下雪,不要地震,不要干旱,不要有冰雹,不要有虫害,可是不论我怎么祈祷,总是不能如愿!”农夫说。

  上帝回答:“我创造世界,也创造了风雨,创造了干旱,创造了蝗虫与鸟雀,我创造的是不能如人所愿的世界。”

  农夫跪下来,吻上帝的脚:“全能的主呀!可不可以在明年允诺我的请求,只要一年的时间,不要风,不要雨,不要烈日与灾害,别人的田我不管,能不能给我一年的时间?”

  第二年,农夫的田地果然结出许多麦穗,由于没有任何、烈日与灾害,麦穗比平常多了一倍,农夫兴奋不已,欢喜地等待收成的那一天。

  农夫找到了上帝,问道:“仁慈的上帝,这是怎么一回事,是不是搞错了某些部分?”

  上帝说:“我没有搞错任何事情,一旦避开了所有的考验,麦子就变得无能了。对于一粒麦子,努力奋斗是不可避免的,风雨是必要的,烈日是必要的,蝗虫是必要的,它们可以唤醒麦子内在的灵魂;人的灵魂也和麦子的灵魂相同,如果没有任何考验,人也只是一个空壳罢了。”

  燕草如碧丝,秦桑低绿枝。当君怀归日,是妾断肠时。春风不相识,何事入罗帏?

  镜中已觉星星误,人不负春春自负。梦回人远许多愁,只在梨花风雨处。春天带着些许娇羞缓缓地来了

  管库的老大妈,把犄角旮旯翻了个底朝天,然后对我说,你要的那种油布多年没人用了,库里已无存货。

  我失望地往外走,突然在旧物品当中,发现了一块油布。它折叠得四四方方,从翘起的边缘处,可以看到一角豆青色的布面。

  她好像陷入了回忆,有些恍惚地说,那倒也不是……我没想到把它给翻出来了……当时我把它刷了,很难刷净……

  我打断她说,就是有人用过也不要紧,反正我是用它铺工作台,只要油布没有窟窿就行。

  她说,小姑娘你不要急。要是你听完了我给你讲的这块油布的故事,你还要用它去铺桌子,我就把它送给你。

  我那时和你现在的年纪差不多,在病房当hushi,人人都夸我态度好技术高。有一天,来了两个重度烧伤的病人,一男一女。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一对恋人,正确地说是新婚夫妇。他们相好了许多年,吃了很多苦,好不容易才盼到大喜的日子。没想到婚礼的当夜,一个恶人点燃了他家的房檐。火光熊熊啊,把他们俩都烧得像焦炭一样,我被派去护理他们,一间病房,两张病床,这边躺着男人,那边躺着女人。他们浑身漆黑,大量地渗液,好像血都被火焰烤成水了。医生只好将他们全身赤裸,抹上厚厚的紫草油,这是当时我们这儿治烧伤最好的办法。可水珠还是不断地外渗,刚换上的布单几分钟就湿透。搬动他们焦黑的身子换床单,病人太痛苦了。医生不得不决定铺上油布。我不断地用棉花把油布上的紫色汁液吸走,尽量保持他们身下干燥。别的hushi说,你可真倒媚;护理这样的病人,吃苦受累还是小事,他们在深夜呻吟起来,像从烟囱中发出哭泣,多恐怖!

  有一天半夜,男人的身体渗水特别多,都快漂浮起来了。我给他换了一块新的油布,喏,就是你刚才看到的这块。无论我多么轻柔,他还是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呻吟。换完油布后,男人不作声了。女人叹息着问,他是不是昏过去了?我说,是的。女人也呻吟了一声说,我们的脖子硬得像水泥管,转不了头。虽说床离得这么近,我也看不见他什么时候睡着什么时候醒。为了怕对方难过,我们从不呻吟。现在,他呻吟了,说明我们就要死了。我很感谢您。我没有别的要求,只请你把我抱到他的床上去,我要和他在一起。

  我说,不行。病床那么窄,哪能睡下两个人?她微笑着说,我们都烧焦了,占不了那么大的地方。我轻轻地托起紫色的女人,她轻得像一片灰烬……

  我小心翼翼地揭开油布,仿佛鉴赏一枚巨大的纪念邮票。由于年代久远,布面微微有点粘连,但我还是完整地摊开了它。